外汇湖:十年交易,淡如水

 

 十年之前的2007年5月,我加入了交易大军,制定了雄心勃勃的交易计划。我还清晰地记得,那年的五月末尾,监管机构半夜鸡叫,著名的530一晃十年就过去了。今天汇商那点事(微信ID: forexalice)小编和大家聊聊交易经历和最近的一些心得感受。

 

一个典型交易者的一天:早上从11:30开始,惺忪的睡眼终于睁开,磨磨蹭蹭起床,洗漱完毕后,不自觉地踏上电子秤看自己瘦了没。然后,到外面找个吃的去。沙县小吃,桂林米粉,兰州拉面,西安肉夹馍,黄焖鸡米饭,有时候会换个口味,来两个炒菜。吃饱之后,到小区门口的“全家”或者“好得”便利店,买上两瓶水,几罐红牛,再带两盒烟。下午从两点开始,一天的外汇交易就这样开始了。每天30到200标准手之间的交易量,有大赚和大亏的时候。日子,在日复一日的熬夜中就那样过去了。

 

在2009年和2015年,我都经历过这样的日子,连续半年通宵研究和交易。2009年那次是通宵研究股票,看了很多股票的基本面和形态分析。到2015年的时候,组织了一些资金操盘,主要是衍生品外汇之类的。

 

在金融交易里,这样的投资者被定义为民间草根交易者。只是我从不会这么定义自己。在我熬夜交易的日子里,我短暂居住在陆家嘴最核心地段的小区。离我操盘几百米远的地方,是中国的金融中心陆家嘴,摩天高楼里面,基金、券商和私募管理着万亿资产。

 

我在拼命去靠近它们。从物理距离上,也从精神上。

 

当我交易累了的时候,我有时会去参加陆家嘴金融行业组织的沙龙。常去的都是一些基金经理,券商里的研究员,搞量化的名校毕业生,还有一些长相精致的女销售。

 

我爱这样的交流聚会,因为交易的压力让人需要梦想来支撑。我是民间实战派,他们都是科班出身,金融正规军。科班出身也有另外一层意义,就是不懂真实的交易。或者,它们认为我做的不是真实的交易。这其实是两个世界的交易,虽然品种很多是一样。 

 

民间交易者,鲜有依靠单打独斗的能力,最终建不世之功,出人头地。这是无数失败者铺就的道路,踏着他们的惨痛教训,在命运之神的眷顾下,有极少数人成了。

 

2009年的时候,上证指数几乎翻了一倍。2015年上半年的时候,中国股市进入前所未有的疯狂,随后是惨烈的股灾。这一年,还发生过瑞郎黑天鹅事件。剧烈的行情波动,毁灭了很多人,也成就了不少幸运儿。追求急速成功的浮躁,可能是交易中最致命的选择。

 

在交易的这些年,我犯过一些战略性错误。比如,雄心勃勃,好大求全,急功近利,全面扩张。当我在键盘上敲击文字的时候,我的内心在投射着错误。我为此懊恼,忏悔,只是现在归于平静。

 

交易和人生一样,都是孤单得不能再孤单的事情。能有人携手共进,已是幸事。若有人不离不弃,则是幸运。只是,水无定势,我们分不清自己运行在哪个轨道上。我们所有犯过的错误,是摸索的代价,为在不确定性中寻找某种确定性。在心理学上,我管它叫安全感。在交易中,我称它为风险控制。

 

所幸我现在已经淡然很多,这是我聊过很多其他交易者之后,所收获到的新提升。在别人身上,看到成功和失败,多少都有自己的影子。于是,我放弃了我合作过的那些人品不过硬的人,远离他们。我玩过太多的低级交易失误,我也铭记在心头,告诫自己代价惨重。

 

现在的文字,常常淡的像一杯没有味道的水。这可能是我所喜欢和追求的,淡然,不带情绪。作为一个多年浸淫于市场的人,我很清楚淡然是一种巨大的收获。它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获得。怀有它,珍惜属于自己的起步的淡然。

 

我对Alice说,我的淡然,是在交易和媒体的合作事业中,被人坑出来的;同时也是被人骂出来的。所以,很多错误,不能再急功近利,重蹈覆辙。有人说,你是无比执着的交易者;有人说,你是个骗子;更多的人说,你不行,别再搞交易了,把名声毁了。对我来说,多年的努力后,否定是一种无地自容的痛。

 

只有我最清楚,我干了太多年的交易,熬了那么多夜,付出了那么多的青春,写了那么些文字,我得连本带利把我亏的先赚回来,再联合更多的交易者,赚回更多。这无关乎金钱,也无关乎青春。只因我喜欢。

 

当我的交易做到第十年的时候,当我写出70万字的外汇交易文章后,“汇商那点事” 依然每天一篇原创,若有所思,略有所悟,终于开始从内心深处生出一朵领悟的小花。

 

珍惜它,很美。

 

以上,汇商那点事小编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