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德-弗兰克法案或将改革,美国零售外汇市场监管迎来松绑机会?

 

 美国的金融监管体系被视为是全球最严格的之一,而这个体系的基石之一就是2010年颁布的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其核心内容就是在金融系统当中保护消费者,该法案也被认为是“大萧条“以来最全面、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

 
不过美国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上周五(2月3日)签署了行政令,将多德-弗兰克法案进行全面复审,大幅缩减该监管体系,削弱其影响力。在此前的美国总统竞选过程中,特朗普也曾一再表示,如果当选,他将废除这一法案。特朗普政府认为《多德-弗兰克法案》,包括沃尔克规则,对于解决金融系统的问题并没有太大帮助。外媒称此举将开启美国六年来最大的金融监管洗牌,金融危机后的监管枷锁或将迎来松绑机会。
 
那么,一旦这个法案废止,会对美国零售外汇市场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先来看一下多德-弗兰克法案针对外汇市场的一些规定。
 
美国人民在经历过次贷危机之后,普遍认为华尔街与OTC市场太危险,急需整改和控制。而该法案一经颁布,便令OTC场外衍生品交易市场大为震动,危机之前那种高杠杆、大量投资于缺乏监管的衍生品的时代便成为了历史。
 
首先该法案将之前缺乏监管的场外衍生品市场纳入监管视野,提出该项议案的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House Financial Services CoMMittee)主席BarneyFrank认为,将外汇衍生品在内的所有衍生品置于监管之下是有必要的。大部分衍生品须在交易所内通过第三方清算进行交易。采纳“沃克尔规则”,即限制大金融机构的投机性交易,尤其是加强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管,以防范金融风险,沃克尔规则(Volcker Rule)禁止场外(OTC)衍生品自营交易。
 
另外,限制银行自营交易及高风险的衍生品交易。在衍生品交易方面,要求金融机构将农产品掉期、能源掉期、多数金属掉期等风险最大的衍生品交易业务拆分到附属公司,但自身可保留利率掉期、外汇掉期以及金银掉期等业务。
 
该法案规定禁止大部分外汇零售柜台交易,经纪商的净资产规模不得少于2000万美元,需接受年度审计。并对包括杠杆比例在内的多个交易方面提升监管等级,其规定自2010年10月18日开始,美国经纪商可以提供给交易者的主要货币的杠杆比例最大为50:1,次要货币的的杠杆比例则最大为20:1。当然一部分在国外有分部的经纪商依然会为非美国本土的国际客户提供更高的杠杆。美国部分外汇交易商当时更直接向客户发出重要通告,称2010年7月15日之后,贵金属场外交易(OTC)的合法性将被美国政府取缔,因法案742章a节规定:禁止任何不合法的交易商向他人提供杠杆或者差价合约交易;对基金而言,成为合法的交易商必须满足“可投资资产在1000万美元以上”的条件。这极大提高合格交易商的门槛,加上本身针对高杠杆、对赌性质的交易展开的严格审查,避免衍生品市场风险同时,也让场外交易量锐减。此外,非美国本土经纪商或者未在NFA注册的经纪商不准为美国公民提供服务,经纪商不得接受非美国居民客户。
 
从以上的规定来看,多德-弗兰克法案对美国零售外汇行业发展影响是重大的,他限制了外汇业务的开展,其对杠杆比例、资本要求、客户属性等方面都做了相应的要求,并且相当严格。这样的监管体系建立了一个高强度监管和透明的市场,这也使得一部分经纪商选择退出美国市场,2016年8月,美国知名网络券商盈透证券宣布退出美国零售外汇市场。这也使得美国本地的居民在选择一家外汇经纪商做交易时会有更多的限制。
 
可以预见的是,一旦多德弗兰克法案被废除,外汇零售经纪业务的障碍将被清楚,一些因监管问题退出的经纪商或将重新进入美国外汇零售市场。
 
不过,特朗普想从根本上撼动这一具有金融监管里程碑意义的法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国会废除该法案的可能性不大,最多修改该法案的部分细则,削弱该法案的影响力,从而减少对金融业的监管负担。
 
此前,《多德·弗兰克法案》提案人、前众议院议员、前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巴尼·弗兰克(Barney Frank)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多德-弗兰克法案》不应该被完全取缔,而应该被改革。
 
金融时报认为,美国政府“肢解”多德-弗兰克法的能力是有限的。只有国会才能对法律做出重大修改,同时尽管监管机构在实施细则上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但它们也必须经历繁琐的程序来改变规则。
 
可以说,特朗普上台,为美国金融业带来了更多的不确定性。